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音乐收藏

本博所有音乐图片來自网络,承蒙美意,特申謝意。

 
 
 

日志

 
 

琦君《问竹》  

2018-03-22 21:40:50|  分类: 【夜读时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琦君《问竹》 - 竹园 .天籁 - 音乐收藏
 

  
文|琦君


开始语:景致还是原来的景致,故事里的人物却只能记忆里再见。与您分享台湾作家琦君纪念父亲的文章《问竹》。

故乡旧宅书房后面,是一方小小院落。自然地生长着一片茂密的竹林,枝条细长柔软,无论有风无风,都会发出沙沙之声。




坐拥书城中,不时似闻细雨敲窗,白居易有诗云:“风吹古木晴天雨”。我倒觉得是“风吹细竹睛天雨”呢。如遇真正的下雨天,那更是淅淅沥沥,琮琮琤琤,天然的乐曲,使人心情宁静,俗虑顿消。
 
父亲和我都是爱雨的人,因名书斋为“听雨轩”。我从后山捡来许多松树的内皮,拣取波磔(zhé)雅致的,拼成“听雨轩”三字,悬于门上,倒也古意盎然。

父亲看得高兴,就随口吟《示儿诗》绝句一首:
 
听风听雨一春迟,抛却南华学赋诗。
灯下为儿歌一曲,隔窗犹有竹相知。
 
父亲不是诗人,他的诗都是乘兴而作,自嘲为“打油”。我吟唔再三,内心于感激中带着一份凄恻。因为我深深体味到父亲晚年寂寞的心境,父女相依中,乃不由引竹为知音。

那时父亲的肺病已日渐沉重,避日寇于穷乡,药物缺乏。千辛万苦托友人自上海带回的退热药丸,总是远水难救近火。

因此,他每天下午四五点以后,潮热渐渐上升,精神顿觉萎靡。只有在每天清晨,才扶杖到书房念《金刚经》读《庄子》。

我随侍在侧,看他脸颊一天天消瘦,语声一天天低微,内心的忧急和酸楚,难以名状。却又不得不忍泪装欢,陪他谈今论古。

这是我们父女心灵最接近的时日,我焉能不爱惜每分每刻的宝贵光阴?
 
下午扶着父亲在套房榻床上休息后,我回到书房看砚台余墨犹浓,檀香炉里余烟缭绕,一室寂静中,只听到窗外细竹沙沙作声。我踽踽地漫步到竹林中,低低念着父亲的诗,真要问一声竹子,是否相知。
 
还记得有一天,忽见老长工阿荣伯双手捧着一炷香在竹林中恭立膜拜,口中喃喃祝告。

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是为我父亲祈祷紫竹观世音菩萨,他愿意借自己二十年寿命给我父亲,求菩萨保佑他健康长寿。我听了万分感动,也愿借无论多长的寿命给父亲。

阿荣伯说:“只要心诚,观音菩萨一定会听我们的祈祷的。”

从那以后,阿荣伯和我,每天一人一炷香,在竹林中虔诚祈祷,无论风雨,从不间断。
 
父亲精神较好的日子,也爱扶着拐杖在花园散散步,指点我什么花叫什么名称,应当如何照顾培养。

可是后来休力日衰,散步都没力气了,就躺在榻床上,命我去厨房为他熬药。他知我胆小,在晚上总尽量提高嗓子,为我吟古人诗句,让我一边听诗声,一边走那一条黑黑的长廊,不至害怕。

可是,渐渐地,他的声音沙哑了,连说话的微弱声音都听不清了。
 
战乱中的生离死别,是人间最悲痛的事。父亲逝世后,我只身负笈上海,大学毕业后,回到故乡,老屋书房一角,已为日机炸毁。竹林也成一片废墟。对此满目疮痍。

整理凌乱书籍残卷时,意外地发现用松皮拼成的“听雨轩”三字,跌落在墙角。父亲做的那首诗,顿时涌上心头。不禁又跑到后院,徘徊良久。

又忽然发现地面上到处冒出绿绿的笋尖,原来竹子虽被摧毁,而生机不灭,深埋土中的根茎,又长出新笋来。

我大喜过望,立刻请来工人帮忙将瓦砾残枝等运走,让竹笋得以畅快地成长,不久的将来,这里又可蔚成一片竹林了。
 
若是父亲健在,阿荣伯健在,对此一片新生竹林,将会多么高兴、多么安慰?

父亲一定又将随兴濡墨,赋一首《示儿诗》以遣兴了。我冥想着,低声问竹,在那几年的漫烟烽火中,是否一直和父亲的英灵相伴,做他的知音……
 
没有等得及竹子成林,我又匆匆告别了故土。而至今,那一片遥远的竹林,是否无恙否?是否茁壮?

问竹声中,我心澎湃。

结束语:总有一段愉快到要飞起来的记忆,在最下方坠着沉痛,不能随你的日子一起走远,每一个生活的拐弯,一个回头的刹那,它让你心情激荡,泪流满面。逝去的已经失去,要来的终将要来,一次次陪伴又一次次告别,一场场团聚,又一场场孤单,这是人生对每个人的磨炼。




 

琦君《问竹》 - 竹园 .天籁 - 音乐收藏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