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音乐收藏

本博所有音乐图片來自网络,承蒙美意,特申謝意。

 
 
 

日志

 
 

王西麟的音乐自白,说出一代人的话,音乐永恒!  

2017-06-21 21:48:37|  分类: 【赏音乐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西麟的音乐自白,说出一代人的话,音乐永恒! - 竹园 .天籁 - 音乐收藏





王西麟《云南音诗》“火把节” 





历史的唯一品质是真实。但真实常常并不美丽而且残酷。所以真历史也令人可畏而迫人逃遁。

为了掩盖那并不美丽而且残酷的真历史,于是有了用谎言编织成的假历史。假历史美丽而甜蜜,所以常常令人可媚而引人亲昵。

假历史不但有大美丽,而且还有大强力。它常常可以驱赶真历史并久久地取而代之。真历史就被久久地冰封在深水之下,被埋藏在厚土之底;它在承受着久久的重压下窒息着、沉默着、浓缩着、锤炼着,也验证着自己。

真历史取代假历史常常比创造真历史本身更要付出严酷的代价,而这个取代又正是被假历史逼出来的。大残酷逼出了大善良;大谎言逼出了大真实;大压迫逼出了大爆发;大黑暗逼出了大追求;大罪恶逼出大控诉;大痛苦逼出了大升华;大绝境逼出了真艺术;大苦难逼出了大崇高。

屈原如无流刑之灾则今无“离骚”;雪芹如无灭族之戮则世无“红楼";司马迁遭腐刑之辱而愤著“史记";索尔仁尼琴被监禁流放而写“古拉格群岛”;铁幕后面产生了肖斯塔科维奇和他的交响乐;布拉格的坦克后面产生了米兰·昆德拉和他的小说……

艺术源于真实而高于真实,渊于苦难而高于苦难。

苦难丑陋而真实。

真实残酷而不美,却迫使人不容回避,不容逃遁,唯有面对。

面对真实必将说出真实。

说出真实几乎从无善果。而历史终将面对真实,终将说出真实。这只因为真实的历史无情。

无情的真历史并不可怕,而谎言织成的假历史不但可怕而且有罪。

一切最最的假恶丑无不为自己制造并借助最最的真善美而天经地义、肆无忌惮、心安理得、振振有词。一切最最的真善美的招牌背后,常常潜藏着最最的假恶丑,这早不是新事了。

《圣经》《传道书》说:“已有的事,必将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岂有一件事人能指着说这是新的,哪知在我们以前的世代早已有了。”

今日的和今后的假恶丑仍将制造和借助真善美而天经地义、肆无忌惮、心安理得、振振有词。

人们仍将生活在假历史之中而视其为真,而顶礼膜拜。

我说出假恶丑而不加掩盖,说出罪恶而不去回避,只因它们的沉重的真实沉重地压迫着我。

人们,惊觉地注视身边的假历史吧!它并不曾消失!它仍在繁衍并且吞噬着人们的注视!

1995-2000 




王西麟音乐文集《王西麟的音乐世界》

我在这里发现了世界音乐界尚未发现的我们伟大的同胞迪米特里·迪米特里耶维奇·肖斯塔科维奇传统的真正生动的发展……两个伟大民族悲剧的命运联结在一起。(莫斯科音乐学院教授赫洛波娃(听完《第三交响曲》之后言)

如果一百年前有外星人来到地球用一个小时了解人类历史,请他们听贝多芬《第九交响曲》;如果现在又有外星人来到地球要了解人类历史,请他们听王西麟《第三交响曲》。(雷洛夫,彼得格勒交响乐团首席指挥)

中国著名交响乐作曲家王西麟先生是中国重要的作曲家,他的音乐是他人生的写照也是中国一个时代留下的难言历史之音。无论人们如何看待王西麟和他的音乐作品,他的音乐作品注定要在中国音乐史上留下永不消逝的重音。很少有那么多中国年轻人听了王西麟的交响音乐作品后热爱上交响乐,并顺着他的音乐去寻找被尘封了的中国历史......(苏立华)




 

 


王西麟:第三交响曲

"第三交响乐"(1989-1990)作品26号
Symphony No. 3    op.26

第一乐章:  慢板  
Movement I: Adagio           
第二乐章:  小快板
Movement II:  Allegretto       
第三乐章: 慢板  
Movement III: Andante          
第四乐章: 小快板  
Movement IV: Allegretto  








这部作品经历了长时间的创作酝酿过程:早在1968 年的“文革”时期他身处逆境之中被押解到各县各村去批斗的跋涉旅途之中即有了萌念,而在80 年代初开始准备, 并于1989 年初动笔, 1990 年9 月完成。1991 年3 月10 日在北京音乐厅首演。乐曲包括四个乐章,演奏约60 分钟。作品具有宏大的气势、丰富的色调以及基于作曲家内心深刻体验的哲理内涵。音乐基调凝重、深沉,表达出作曲家对民族历史和人类命运的深深关切和严肃思考, 又是一部个人抒情的悲剧性和史诗性的无标题交响曲。





霍洛波娃教授致作曲家的信——我想,肖斯塔科维奇会欣喜不己。

来到中国,我在这里发现了世界音乐界尚未发现的我们伟大的同胞德米特里· 德米特里也维奇·肖斯塔科维奇传统的真正生动的发展。我指的是中国首要的作曲家之一, 富有经验的大师王西麟和他的《第三交响曲》(“ Symphony No. 3. ”) 。在这之前,他的《交响音诗二首》OP.22. ( 1985 )是纪念肖斯塔科维奇的。而《第三交响曲》则发展了肖斯塔科维奇的传统,这个传统在莫斯科和列宁格勒现在已不复存在。如果说俄罗斯主要是培养了“慢板”的肖斯塔科维奇的话,那么这位中国作曲家则是继承了不屈不挠的“战鼓似的”肖斯塔科维奇的路线,这个路线当时曾经震撼了全世界。在王西麟《第三交响曲》里有诙谐曲,其中有极端精巧的演奏,即带有独奏小鼓和打击乐器的增长的立体般的几组配器。音乐如此辉煌,德米特里·肖斯培科维奇(我与他熟识)会因之而欣喜不已。这样的音乐我在任何人那儿都没有听到过。这个力度在交响曲中被悠长的旋律( 作者是出色的旋律作曲家)的深刻的“沉思”所包围,这些旋律一会儿变成紧张的排山倒海似的音响,一会儿变成独特的独奏(大提琴的泛音和中音长笛) 。我想: 怎么会有那样的喷泉似的打击乐器?我在电视中看到,在运动场上几千个人打着几千个腰鼓 ——这是中国的传统!那么怎么会有旋律的流动?无疑地,柴科夫斯基、拉赫玛尼诺夫、普罗科菲耶夫的悠长的、如歌的、优美旋律流过中国的山脉,两个伟大民族悲剧的命运联络在一起。希望世界能听到这部还未曾听到过的音乐。(瓦伦蒂娜·尼古拉耶娃·霍洛波娃1992 年11 月18 日)



王西麟的音乐自白,说出一代人的话,音乐永恒! - 竹园 .天籁 - 音乐收藏



中外作曲家对王西麟《第三交响曲》的评价

“如果一百年前有外星人来到地球,要了解百年人类历史,那么请他们听贝多芬《第九交响曲》;如果百年后又有外星人来到地球,要了解百年人类历史,那么请他们听王西麟的《第三交响曲》。”(弗拉基米尔·雷洛夫 俄罗斯指挥家 1995,10)

“我在我的作曲课上向我的所有学生放送了您的《第三交响曲》的近60 分钟的录音,我为您的天才和勇气深为感动和深深佩服。”(鲍里斯·季申科 彼得堡音乐学院教授 (肖斯塔科维奇最后一位学生)1995,10)

“这是一部非常有力量的作品,充满了悲剧的感染力,使我惊讶的是你如何把西方技巧融合到你的作品中的。对我的耳朵来说,可能最后一个乐章是最中国化的了。有一些片段可能是受了潘德列茨基和卢托斯拉夫斯基的影响,但却完全不像他们而是你自己的东西。使我最惊讶的是你使用了一个叠句来回反复地出现在你这悲剧情调的音乐中,给我很大的放松感和信心。音乐给我的感觉越来越强大,毫不怜悯、毫不妥协,有着很强的动力性。”(弗朗索瓦·伯纳德·马什 法国作曲家斯特拉斯堡人文大学教授 1992,10)

“我从《第三交响曲》中感受最强烈的是,他深刻地反映出了不屈不挠的民族魂。大江东去,气势磅礴,一泻千里,是悲剧性和英雄主义的交响乐曲。我深深被打动和震撼。”(朱践耳 中国著名作曲家 1991,3,11 王西麟作品音乐会座谈会)

“王西麟的作品具有强烈的艺术个性,鲜明的民族风格和深刻的思想内涵,是他同代作曲家中极具特点而杰出的一位。他是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毕业生中优秀的佼佼者。”(陈铭志 上海音乐学院教授1991,3,10 王西麟作品音乐会座谈会)

“王西麟确实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多才而十分勤奋的作曲家。他不断地通过他的坎坷经历,把对我们时代,我们民族的历史、现实、命运、前途的思考和感受,非常深刻、非常真诚、非常深沉地表达在音乐中。他使用那样庞大的乐队,却奏出比乐队还要庞大宽阔磅礴的音响,充分发挥了现代交响乐的矛盾冲突,使音乐充满了巨大的张力,那是非常震撼人心的。他的音乐给人们很多深思,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杜鸣心 中央音乐学院教授 1991,3,11,王西麟作品音乐会座谈会)

“简约派音乐是绝对静止的、有时甚至近似‘儿戏’,但在王西麟《第三交响曲》的末乐章中利用简约派技法而造成的动感和声势,令我惊讶。”(杨立青 上海音乐学院院长 1991,3,11,王西麟作品音乐会座谈会)

“《第三交响曲》的美学指导是表现主义的情感强烈的渲泄。第一乐章是一个大的序奏,垫定了交响曲悲剧性的基调。第二乐章才是重头戏,是音乐世界和真实世界溶为一体,人的情感和音乐作为过程的艺术进程完全同构,音乐的魅力在此得到很大成功、收到强烈的效果。我们不要不舍得用“里程碑”这个词,我是同意的,西麟的音乐会的确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高为杰 中国音乐学院教授 1991.3.11 王西麟作品音乐会座谈会)

“我完全没感到《第三交响曲》有60 分钟长。我自始至终被深深打动,深深震撼!因为它有着极为充沛的、极为饱满、非常真诚、非常深沉的感情在里面打底。他是一个非常有正义感和使命感的人,对国家、民族的命运,前途十分关注,充满忧患意识,心中充满各种各样的不安和躁动。我一直认为‘文如其人’并非普遍正确,而且常常是不正确的。正因为许多情况下不是‘文如其人’,王西麟的‘文如其人’才尤显可贵。”(郭文景 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教授 1991,3,11,王西麟作品音乐会座谈会)

“王西麟的《第三交响曲》令人思绪万千、浮想联翩,感到无比悲壮。这是现代人的感情结晶,是中国知识分子和中国人的心声流露,而且十分透彻。从静穆沉思到愤怒呐喊,从痛苦求索到投身时代洪流,充分展现了个人内心世界于客观现实的激烈冲撞,令人惊心动魄。”(黄晓和 中国音乐学家 1991,3,11,王西麟作品音乐会座谈会)

“我听过王西麟的其他作品,他们都充满着真挚的感情,深刻的内涵,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他的“第三交响曲”最突出的特点是充满了忧患,充满了痛苦,充满了抗争,也充满着严肃的思考。他是用他经过深思熟虑的、相当成熟的技巧表达的;他的第二乐章谐谑曲在推上高潮之后又很长时间中保持住了气势磅礴的力度和长大的气息,感到心惊动魄的紧张,是我国交响乐成熟的一个突出表现”。(梁茂春 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学家 1991,3,11 王西麟作品音乐会座谈会)




2016国家大剧院 排练间隙,作曲的执拗 

王西麟:《钢琴协奏曲》

作品 56 号 (2010)
题献给文革被迫害致死的上海交响乐团指挥家指挥家陆洪恩先生
This opus is dedicated to my piano teacher Mr. Lu Hong’en who is the conductor of Shanghai Symphony Orchestra. 
应瑞士第十届“文化风景线”国际艺术节委约而作

Commissioned by 10th Switzerland Culureseapes International Arts Festival 2010
第一乐章: 威胁的快板
 Movement I:  Allegro Minaccioso Aspro
第二乐章: 广板—帕萨卡利亚 
Movement II:Passacagria Lento Adagio
第三乐章: 活泼的小快板—托卡塔
Movement III:Toccata Allegretto Belebt 






视频:王西麟 钢琴协奏曲    Op.56   陈萨/钢琴

钢琴协奏曲     Op.56  (2010) 是作曲家献给自己的钢琴老师,原上海交响乐团指挥家陆洪恩先生的。他在文革中被杀害。他在监狱中遭受了毒打,因此我要找一种毒打的节奏,这种节奏象征着残暴的统治,我一下子就想到了野猪林林冲在鞭打中上场,这个鞭打的节奏在京剧中是十分有代表性的,我把它强化,用极端不协和十二音音束和京剧鞭打的节奏统一起来,这样既保留了京剧鞭打的印象,有铜管演奏的强烈的和弦,把这种和弦用弦乐拨弦加以强调,就成为一种现代化的专制和强暴的形象,在钢琴出现的主题来源于秦腔和京剧的林冲唱段“八十棍打得我怒气冲天”,我把这个音响加以改造,融合了京剧和秦腔的音调,用三连音的节奏,使他们变成了现代化的仁人志士的抗争,被压迫者代表着真理,正气凛然刚强不屈,这种形象强烈的凸现出来,这就有了交响乐的激烈的矛盾冲突,他们已经不再是古代的气息了,而是现代人的强烈的呼唤,是现代的强烈的美学气质的表现。

——王西麟


国家大剧院 陈萨演奏《钢琴协奏曲》

这部《钢琴协奏曲》 钢琴和乐队间的对立冲突构成一种紧张的气氛,表现了那一代人的代表——陆洪恩的悲惨遭遇。为此,王西麟运用了许多中国传统地方戏中的音阶、声音素材和其他元素(如宣叙调、咏叹调、受到惩罚的妇女悲苦的呼喊和疯狂逃难般的唱腔等等),并把“摇板节奏”和“多彩音色”运用到西方音乐的配器法和作曲法中。这部《钢琴协奏曲》同时也是对传统西方音 乐形式和巴洛克句法技巧的探索与研究。

摇板节奏和“逃亡主题”

第一乐章是钢琴和打击乐及乐队之间命中注定的“较量”,它们分别象征了弱小个体和统治阶级。乐句以乐队恫吓般强有力的和弦开始,配上鞭打的节奏,在木管摇摆的三连音半音颤音中结束。钢琴以 3/2 和 2/2 拍摇摆不定的节奏和强有力的八度齐奏主题做出对应。乐队 全奏主题和钢琴独奏主题间不断对峙转换,伴以波浪般的竖琴滑奏,让步给主题与动机的对话以及主题的分解与变奏。乐队不断反复和弦句,随后被重复出现的声部织体打断,独奏声 部(柔和的)奏出十六分音符构成的轮音(一种用双手同音反复轮奏的中国弹拨乐器的特有演奏法)。模仿中国地方戏曲曲式的慢乐句,急速的摇板节奏和大鼓在乐句高潮部分的模进式的响亮敲击,是构成这段长呼吸的乐句的关键。紧接着是“逃亡主题”,乐队的有强有弱的阶梯状经过句、上行半音和同步旋律线;钢琴在强势的低音区滚动的十六分音符节奏,双 手小九度的极不协和的剧烈奔腾流动的音型,以及竖琴波动滑奏的伴奏。这段主题听起来让人有种在逃亡中的恐惧紧张感。强有力的第一乐章在钢琴的大七度下行跳跃中结束,随着沉 重一击的锣声,不间断进入的直接进入第二乐章。

内心独白

第二乐章开始处,声音慢慢回笼,形成透明的室内乐织体以及富有表现力的钢琴独白。之后 的慢乐句通过自由的变奏和巴洛克帕萨卡利亚舞曲道出作者的内心独白,发展为融入中国传 统地方戏曲和蒙古牧歌元素的宣叙调。低音区奏出主题,同时钢琴开始对位,随后另一对立线条加入,帕萨卡利亚舞曲主题用纯五度移位第四次出现,定音鼓与钢琴互不相让。通过乐思流畅的主题的呈示并发展的十三次变奏,乐章最后在钢片琴和钟琴的声音以及弦乐轻柔的滑奏中结束。

流动不息的生命之河

在短短几秒后,开了第三乐章的小快板。和上一乐章的衔接,乐句的音色变得更加明亮,作 曲家在此寓意着“流动不息的生命之河”。打击乐和谐而富有节奏感,支撑在底部。开头部分轻柔的钢琴声、钢片琴、震音钢片琴和编钟声,配以弦乐绵延的高音和弦,衬托出独奏单 簧管悠扬环绕的长达 60 小节的旋律。和木管声部平行的四度和五度音程同时,钢琴进入十六分音符的珍珠般滚落,另一只手环绕着奏出和弦,勾勒出美妙的钢琴的华彩部分的室内乐织体。第二个段落是钢琴和乐队的两个互相对立又互相推动的织体,音乐激越奔放,一泻千里。经过一断轻巧的打击乐的过渡,进入钢琴的长呼吸的托卡塔:一个 B 长音贯穿整个乐句。对位技法是加工音乐素材的必须:阶梯状的层次由器乐群扩展到声音平面,叠加在钢琴独奏的三连音上。铜管随后附和着进入,反复出现,由单声部赋格逐渐发展到八声部赋格。接下来是定音鼓不断地重复敲击着 F,B,D 固定节奏的华彩,钢琴托卡塔和乐队的力度放射型的开放增长达到江河奔腾的高潮。突然安静下来:加弱音器的小提琴群在高音区变得极弱。 乐章的开头重现,直到这时,钢琴才唱出单簧管优美的旋律。第三乐章的尾声在超脱尘世的 音响与和声中逐渐变弱,这里是作品最有魅力最后一笔。

——布丽塔·王诗玲,德国音乐学家、德国MGG音乐大辞典编写者




王西麟的音乐自白,说出一代人的话,音乐永恒! - 竹园 .天籁 - 音乐收藏
 


1999年盛夏,作曲家家中熬夜创作《国殇》

经过两年的筹备,本月30日王西麟先生个人专场作品音乐会即将在上交音乐厅举行。音乐会将由汤沐海先生担任艺术总监并执棒上海爱乐乐团在上交音乐厅隆重推出。这场音乐会的曲目分量很重,重在它只有两部作品,但是却是两部跨度20年的作品,做于1990年的“第三交响曲”以及2010年的“钢琴协奏曲”。参加演出的音乐家年龄跨度很大,80岁的作曲家以及未满20岁的钢琴家。音乐会这两部作品在上海都是首演。它们足以从不同的侧面来展示中国当今最具哲思意义的交响乐作曲家-王西麟先生的毕生心血力作之精粹。


王西麟
交响乐作品音乐会
Concert for Works by WANG Xilin 
2017. 06. 30,19:30 
指挥:汤沐海
Conduct: TANG Muhai 
演奏:上海爱乐交响团
Shanghai Philharmonic Orchestra

"钢琴协奏曲" (2010) 作品56号
Piano Concerto (2010) op.56

题献给文革被迫害致死的上海交响乐团指挥家指挥家陆洪恩先生
This opus is dedicated to my piano teacher Mr. Lu Hong’en who is the conductor of Shanghai Symphony Orchestra. 
应瑞士第十届“文化风景线”国际艺术节委约而作
上海首演 Shanghai premiere
钢琴独奏:  牛牛(张胜量)
Pianist: Niuniu
全曲长度:36分钟 ( 三个乐章不间断演奏)
Duration: 36 Min.
上海首演 Shanghai premiere


"第三交响乐"(1989-1990)作品26号
Symphony No. 3    op.26

第一乐章:  慢板  
Movement I: Adagio           
第二乐章:  小快板
Movement II:  Allegretto       
第三乐章: 慢板  
Movement III: Andante          
第四乐章: 小快板  
Movement IV: Allegretto  



王西麟的音乐自白,说出一代人的话,音乐永恒! - 竹园 .天籁 - 音乐收藏


 

王西麟先生创作书案

作曲家 王西麟(1936-)

国家一级作曲。生于河南开封,祖籍山西稷山,童年就读于甘肃省平凉县基督教小学,父早逝后,因家贫而于1949 年9 月于甘肃平凉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十一师文工团,1955 年被送入北京“中央军委军乐指挥专科学校”学习并毕业于该校位于上海的“教师预备学校”,1957 年9 月考入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先后师从刘庄、陈铭志、丁善德、瞿维。1962 年以《第一交响曲》(Op.2)(第一乐章 导师瞿维)毕业后,被分配至北京中央广播交响乐团任驻团创作员。在此期间,他完成了《第一交响曲》的第二、三乐章,并于1963 年创作了18 年后获得国家交响乐创作最高奖的《云南音诗》。1963年的文革前夕,他被官方动员,在会议上发言近两小时,公开批评了官方的艺术方针,因此受到严酷迫害,并于1964 年被下放到山西长达14年。其中,前七年(1964-1970)在山西大同雁北文工团作勤杂工,并在文革中遭到批斗、拷打、监禁、刑讯;后七年(1971-1977)被调到山西长治晋东南歌舞团任指挥,在此期间,他致力于地方音乐研究,并创作了《上党梆子交响乐“沙家浜”》。文革结束后于1978 年初回到北京,此时已42 岁的王西麟才得以接触从1949 年到1976 年在中国大陆被禁止的诸如勋伯格、巴托克、斯特拉文斯基和潘德列斯基等人的20 世纪现代音乐作品,开始了他对序列技术、简约派技术、音块技术的学习和运用,同时将其加以改造,在作品中融入大量的民间地方戏音乐的元素,从而极大地改变、丰富并发展了他的音乐语言和美学观念,藉此创作了多部充满矛盾冲突、富有悲剧性和戏剧性、深刻而强烈的交响乐作品,成为中国具有独特意义的代表性作曲家。2000 年作曲家完成了他最重要的代表作品之一《第四交响曲》(Op.38)。

王西麟迄今共创作了包括九部交响曲、数部交响组曲、交响序曲、钢琴协奏曲、小提琴协奏曲、声乐协奏曲、交响合唱和室内乐等60 余部有编号作品,另有 40 余部未编号的影视音乐作品,并发表过多篇音乐评论文章。他的作品《火把节》(《云南音诗》的终曲)已演出于20 多个国家40 多个城市,成为最具代表性的中国作品。他曾举办过8 次个人交响乐作品音乐会,三次获得国家交响乐创作最高奖,并得到克里斯托弗?潘德列茨基和索菲亚?古拜杜丽娜等国际著名作曲家、的高度评价。他的作品近年来多次在欧洲上演,尤其是2010 年在瑞士第十届“文化风景线”国际艺术节上首演的委约作品《钢琴协奏曲》获得了极大成功。王西麟于2007 年被德国《MGG音乐大辞典?第17 卷》收录为中国作曲家条目,并于2014 年成为德国朔特音乐出版社签约作曲家。

——根据布丽塔?王诗玲所撰《MGG 音乐大辞典?第17 卷》王西麟条目及香港浸会大学杨汉伦教授所撰王西麟传记整理。


王西麟的音乐自白,说出一代人的话,音乐永恒! - 竹园 .天籁 - 音乐收藏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